一橱废柜

是个怂柜子,不仅dd而且爬墙极快
总之欢迎来玩……?

【昆吉/狱王】花与昆虫的无药可医

*应该会ooc
*烂段子
*最后那段话是画画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,觉得十分有(xin)趣(sai)就写上了
*be

   喉咙被什么堵住了。

   王马小吉摸着自己的咽喉处,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感觉让他赶到十分心悸。

   本以为是几天前的事件的影响……但又有些不安。

   这难道不是十分正确的感觉吗?

   他在黑暗中摇了摇头,刚准备小小的自嘲一下,却不由得的咳出声。

    响亮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里回荡的异常清晰。

    喉咙的剧痛加上强烈的呕吐感,王马小吉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要把内脏咳出来了。

     手指的缝隙里滑轮出一片黄色的东西?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 王马小吉摊开手,富有生机的橙黄色花瓣摊在苍白的手掌中显得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  ………花吐症。

      王马小吉知道这种病症。

      他把手中的花瓣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  但没有想过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 金盏花——

      王马小吉简直要笑出声。看,你怂恿了他,将他送上了处刑台。

       现在你又说你很悲伤,你很爱他。

       多么讽刺,多么讽刺。

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搜查继续,没有露出任何破晓,。当然也没人关心他。

       直到他们知道了外面的世界,王马小吉知道,时机到了。

       他说出自己是黑幕,绑架了百田,监视了黑白熊。

       意外的是百田的反抗和春川想要强烈杀死他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 箭上的毒也和他没有关系——他不想死,但反正也是过不长的。

       躺在碾压机上,心里充满了恐惧,苍白的胸膛不断起伏,嘴边淌出了几片花瓣。

       在碾压机落下之前,他想,

       如果可能,请把我埋在你的左手边,

       眼前闪过了你的脸,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过,这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闭上了眼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2)